2017年度网络购物app市场研究报告

极光大数据推出《2017年度网络购物app市场研究报告》,将网络购物分为综合电商、母婴电商、生鲜电商、跨境电商、二手电商、折扣优惠、商家服务等七大类,从行业数据、运营数据、用户画像等方面详细分析网络购物行业的发展现状,堪称2017年度最详细的网络购物app市场研究报告。以下是报告节选:

1、 2017年全国网上零售额约为7.18万亿,占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9.6%

2、 2017年最后一周,网络购物app渗透率为69.9%,用户规模达7.13亿

3、 手机淘宝app渗透率达53.3%,京东为20.6%,折扣电商类app拼多多渗透率增长至19.4%

4、 手机淘宝、京东、唯品会2017年12月MAU破亿

5、 16-35岁用户为网络购物主力军,占比达85.5%

6、 网络购物app用户偏好手机淘宝、支付宝和美团

移动支付方式的发展和国内外物流的完善是网络电商发展的重要支持性服务。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7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36.63万亿元,其中全国网上零售额约为7.18万亿元,占比约为19.6%。

网络购物用户中,26-35岁用户为主力军,16-35岁用户占比85.5%,女性占比55.3%。一线城市用户占比9.5%,新一线城市用户占比18.1%,二线城市用户占比18.2%,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5%的网络购物用户来自广东省,北京、上海、深圳为网络购物用户占比top3城市。

移动医疗app开发助力打造医疗改革

医院app软件开发公司亿点时代专家称,移动医疗APP软件出现,打造了全新的医疗健康管理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诊前、诊中、诊后各个环节的贴心服务。不仅为患者就医带来了更多便利,而且拉近了医生与患者之间的距离,维护良好的医患关系。

医院app软件开发能够带来什么?

诊前

1、预约挂号智能匹配

用户能够通过APP进行在线预约看病服务,同时完善就医预约信息,系统就能够智能为用户匹配相关的专业医生进行就诊。

2、实时在线咨询

用户在出现疑难杂症的时候,能够通过在线选择专科医生进行咨询,及时获得专业的就医指导。

诊中

1、电子处方,一目了然

通过网络医院APP开发,用户能够实时在线查看电子药方,以及用药指导,包括用药频率、用药禁忌等。

2、手机支付,节省时间

网络医院APP可支付挂号费、药费、检查费等各类费用,免排队当然省时省心省力!

诊后

1.电子病历,随时管理

用户在就诊的过程中,为用户记录门诊病历、体检报告、医生诊断、检查报告、监测数据等内容,为用户随时病历档案查询,方便医生及时了解患者的状况。

2、用药提醒,贴心服务

网络医院APP开发提供用药提醒、复诊提醒等功能,及时跟踪用户的用药、复诊情况。

3、健康咨询,实时互动

用户可通过APP与看诊的专家进行实时交流,也可留言咨询。

健身O2O App开发商前途漫漫

健身O2O打破了传统健身房预付年卡的消费模式,让更多的人愿意走进健身房去尝试健身。传统健身房多是以办理年卡的形式招收会员,高昂的前期成 本以及较长的时间规划,是将多数人拦截在外的一大门槛。新兴的健身O2O通过单次或按月付费的形式,减少了消费者的前期成本支出,较短的时效性让常常因为 工作、身体等原因,无法坚持锻炼的人群减少了损失。但健身终究要在线下进行,场馆、教练等资源大多数掌握在健身房手中,这也成为健身O2O平台在业务扩张 中的一大难题。

记者发现,以全城热炼、小熊快跑等为代表提供包月通卡服务的健身O2O平台,虽然月卡价格仅售99元,签约场馆过千家,但在场馆选择及 使用上依旧有很多限制。目前在两款产品的场馆选择中,单店、新店或连锁品牌加盟店居多,难以看到如浩沙、一兆韦德、中体倍力等大型连锁品牌的身影。在使用 条件上,一家场馆同月只能预约3次;全城热炼部分场馆在使用时间上限制2小时。

种种限制很可能让健身App用户在收获良好的初步体验后便浅尝辄止,此前养成健身习惯的消费者,更可能会回流到办理健身房年卡的梯队中。“有些 消费者在用App体验了几次后就在健身房办了年卡。”一位在与小熊快跑开展合作的健身房工作的会籍顾问表示,来健身房健身的人大多数还是办理年卡的消费 者。对此,小熊快跑方面认为,健身O2O平台依托于健身房,将目光放在站在健身房门槛外的人群上,主要的客群就是办理年卡之前以及当前有兴趣尝试健身的用 户。“我们会对用户的信息进行后台管理,如果用户前往健身房的频率高到一定程度,我们会主动推送给健身房,这也是健身房看重平台的原因。”

  烧钱难维系

健身O2O平台和线下健身房的关系既是依赖也是竞争。万擎咨询CEO鲁振旺表示,大型健身连锁品牌本身就有着充足的客流,对于通过线上平台导流 的渴望并不强烈。新门店和客流较少的门店,更希望通过线上平台创造新用户。此外,单次的用户体验对于健身房来说损失不大,且有助于向用户进行年卡、私教等 服务的深度推广,拓展客源。但高效化、包月式的服务并不符合健身房的商业利益。“办了年卡但并不经常去的用户大有人在,健身房主要赚的是这部分人的钱”, 鲁振旺称,按次、按月计费的形式对于健身房来说都不经济。据了解,在多数健身房销售的卡种中,卡种的性价比与卡种要求的时间成正比,次卡、月卡的性价比要 远远低于年卡。

健身O2O用户在单次、包月健身中享受到的优惠价格,其实是由App平台在买单。据了解,浩沙等大型连锁品牌健身房年卡价格约在3000元左 右。以3000元的价格计算,传统健身房一个月的价格约在250元,约合99元包月健身价格的2.5倍。“虽然会有补贴,但只是少量,目前公司已经实现少 量盈利。”据小熊快跑相关负责人介绍,小熊快跑通过整进散出的形式,从健身房处批量购买次卡,然后向消费者销售场地资源。在鲁振旺看来,和外卖O2O一 样,健身O2O前期也在烧钱,但从国内健身规模来看,健身O2O仅适用于部分人群,烧钱的做法没有尽头,也很难维系。

  健身O2O前途漫漫

在健身类App日益走红的同时,传统健身房自然不会无动于衷。除了通过传统团购售卡的形式,部分健身房也应时应景地推出了小规模次卡销售。在大众点评网 站上,浩沙健身19元3次的团购券已经上线,且43店通用。此外,一篇题为“北京百家健身俱乐部强烈抵制‘小熊、热炼99元包月健身卡’的声明 ”日前在微信中传播。北京健身俱乐部联盟在声明中称,“99元包月”健身卡在消费者和健身俱乐部中造成了混乱,且不利于消费者养成科学健身的理念,要联合抵制。尽管目前已有健身房与平台达成和解,但这也说明健身O2O平台在发展路途中并不是一帆风顺。

健身O2O市场才刚刚起步,从市场规模来看,有着庞大的发展空间。数据显示,中国运动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的18.3%,其中26-55周岁的人群 仅占4.94%,而美国这一比例为75%,国内还有大量的运动人口未被开发。从适用场景上看,鲁振旺称,按次、包月的消费模式有助于消费者进行多元化选 择,体验新场馆、新项目,在一定阶段存在价值,有着特定的发展空间。但他也指出,运动健身在一定时间内的需求相对固定,尤其频率较高的单项运动更是需要固 定场馆。一旦消费者养成健身习惯,便不再需要平台的引导,转而会选择到经常去的健身房办理年卡。无论在国内、国外,年卡办理仍将是健身房的主流形式。

 

“互联网+”的概念开始渗透到运动健身领域,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燃健身、全城热炼、小熊快跑等一批打通线上线下资源,通过按次、按月计 费的健身App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虽然“互联网+健身”屡受资本青睐,但上述模式对线下场馆和教练资源依赖性较强,不仅难以摆脱烧钱命运,未来还可能面临 用户回流线下健身房的难题。掌握线上资源的互联网企业该如何迈过这道门槛,不至于给他人做嫁衣。

奢侈品跨界玩O2O,只为争夺入口

“奢侈品大牌们集中开咖啡厅或餐厅,或者向其他领域跨界绝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未来将掀起一场O2O的入口争夺战。”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这样说道。不仅如此,“舌尖上的诱惑”对于维护核心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完善产业链也有不小的作用。

不久前,上海环贸广场,Gucci开设了中国首家餐厅——1921Gucci,这是Gucci继在意大利和日本之后又跨界开设的一家餐厅。无独有偶, 原本以卖皮具、成衣为主的奢侈品大牌们,开咖啡厅或餐厅的还真不少,今年上半年,Prada宣布收购米兰传统糕点店 Pasticceria Marchesi 80%的股份,而此前Prada还曾与LVMH集团争夺过另一家咖啡店的运营权,但以失败而告终。此外爱马仕亦有咖啡店在韩国首尔的旗舰店内运营。

从电影到美食

无论是爱马仕还是Gucci,抑或Burberry、Dior,这些以卖皮具及高级成衣为主要销售方向的奢侈品牌,店面里也会销售香水、手机配饰、太阳镜这些副线产品。不过这类产品大部分是外包给其他大集团授权生产及经营。

陈凯是某意大利男装品牌的中国区销售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类似钥匙扣、手机挂链这类摆在收银台附近的小配饰,销售情况一直都不错,“很多年轻的消费者购买品牌的第一件产品,往往都是从钥匙扣、名片夹这些小产品开始的。”

这类小配饰是很多年轻人个人送礼的首选,价格不高,但能彰显品位,香水亦如此。陈凯向记者透露,如果从财务数据上来看,这类产品的利润率某种情况上讲 远远高于销售一只皮包或一双鞋子的利润率,因为这些小件产品占用店面面积及库存低,很多时候也是顾客“顺手”买的,并且产品成本低,溢价高。

尽管这类产品有诸多的好处,但品牌现在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了。“各个品牌小配饰类的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对消费者的品牌黏度提升价值越来越低,并且很多时候仿冒品也很多,负效应突显。”陈凯说。

正因为如此,奢侈品大牌们纷纷开始探索新的方式增加品牌黏度,“跨界”正是其中之一。跨界娱乐是品牌惯用的手法,提起《蒂芙尼的早餐》,奥黛丽·赫本 一身经典的黑色晚装,来到纽约第五大道的蒂芙尼店橱窗前,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以艳羡的目光望着蒂芙尼店中的一切,至今让人难以忘怀,拥有一枚 Tiffany钻戒无形中成为不少女孩的梦想。

跨越半个世纪,诸如Miu Miu、尊尼获加、宝格丽等品牌,纷纷投资拍摄微电影或电影。这不是品牌对商业电影的植入,而是品牌根据自己的品牌理念、感受,将品牌文化以这种方式潜移 默化地传达给消费者。比如Miu Miu的系列短片《女人的故事》中,Miu Miu太阳镜、各种成衣都在影片中高调亮相,随后女主角在影片中穿的服装在实体店里卖疯了!

对品牌而言,借助电影,特别是一些文艺片,无论是植入也好,或者是自己投资编导的电影,向核心消费者传达品牌文化及最新的产品,比起在时尚杂志拍大片做广告更“软”,让消费者感觉不那么商业。几年下来,不少品牌借此尝到了甜头。

但问题是,以电影或其他娱乐产品带动品牌价值的提升和直接销售,周期往往很长,并且电影的“长尾”效应时间短暂,品牌迫切需求用全新的跨界方式转换。相比于看一场电影,喝杯咖啡或吃顿饭,受众群更广,刚性需求更多。于是奢侈品大牌们掀起了一场“舌尖上”的跨界风。

增加品牌黏度

在国内,一部商业片的上映周期往往只有不足1个月,其间还有多部影片与之争锋,随后便销声匿迹。但喝杯咖啡,品一回下午茶或是享受一次地道的意式大餐 或法式美食,对北上广的小白领们而言,并不是一件奢侈的事。况且中国的消费者对美食有着天然的喜爱,喜欢享受舌尖上的奢侈的人远比借助奢侈品包包体现自我 的人要多。

正是这样的原因,Gucci在上海开了1921Gucci,来自大众点评网的信息显示,该餐厅午餐时段人均150元,晚餐时段人均330元,比起动辄5位数的一只皮包而言,可以说是“可负担得起”的奢华。

当然,奢侈品跨界“舌尖”并非中国区的首创,在意大利以及奢侈品新兴国家日本、韩国,类似的咖啡厅及餐厅早已有之,“这样能有效增加品牌黏度。”陈凯说。

陈凯经常到意大利总部接受培训,他告诉记者,咖啡厅是门店的“标配”,特别是一些女装品牌。“女士们经常是跟先生一起来购物,先生出钱并当参谋。”陈 凯说,相比于女士,男士们对购物、逛街往往兴趣不高,甚至对有些人而言是种折磨。于是细心的商家就把舒适的真皮沙发搬到了店中,专供他们休息,让他们一边 品尝着地道的咖啡,翻看着精美的杂志,边等待着太太们试衣、享受购物的乐趣。“当然那些杂志都是品牌定制的,不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看着太太们打扮得比杂 志模特还漂亮,男人们便大方付款,一举两得。”

这种广为使用的方式近年来被奢侈品牌扩大化使用,与其在店里角落里开个咖啡吧,不如直接跨界开餐厅,这让核心消费者光顾的次数更多了,也会借助美食带来更多新兴消费者。也难怪去年Prada与LVMH集团为个小小的咖啡馆也要争上一争。

此外无论是Prada的甜品店还是Gucci的咖啡厅,这些餐厅的装潢以及贩售的食品,无一例外都打上了品牌的Logo或经典设计形象,让消费者在享 用美食时,调动了多个感观对品牌进行全方位的了解。“与一般奢侈品消费不同,餐饮的消费频次远高于珠宝、服饰,而消费者是有消费惯性的。”消费心理学专家 李明告诉记者,食品在消费者心目中打下的烙印远比服装高,比如不少消费者已经把星巴克、Costa与正宗的咖啡划上了等号,重复购买率极高,而一家经营得 好的餐厅或咖啡厅,回头率会很高。

争夺O2O入口

一家小小的咖啡厅或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