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推广乱象,苹果商店下架万余应用 - APP开发资讯 | 北京app开发公司-北京亿点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专业的手机app开发定制服务_开发一个app多少钱_安卓app开发_app外包_手机app软件开发_app制作费用_app开发流程

北京App开发公司亿点时代
致力于专业的App开发定制服务

APP推广乱象,苹果商店下架万余应用

近日包括今日头条在内的众多应用遭遇苹果APP Store下架,除了榜单的排名位置被移除之外,用户也无法通过搜索关键词找到下架的App,至于何时恢复应用,今日头条方面向第一财经表示“目前还没有进展”。

这次清理算得上是自2008年App Store上线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下架事件。据ASO100的数据显示,8月4日至5日14时,仅24小时内App Store共下架了13456款App,而App Store近期日均下架数量只有1837,此前一周也只有12803。

因重复而被下架

被下架的13456款App中开发者账号数量只有861个,平均一个开发者账号被下架15.7款App。共有23个开发者账号下的下架App数超过 100款,9个开发者账号被下架App数超过500款。其中一个名为“Cristian Teixeira”的开发账号下的下架App数量最多,高达818款。可见,此次苹果对一大批开发者账号进行了大面积清理。

据ASO100数据显示,此次下架的App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重复性的App,如三款名为“Swastik Bhajan Bhakti”、“Swastik Tamil Bhajans”和“Swastik Gayatri Mantra”的App,不仅icon一模一样,其功能也非常相近。今日头条及旗下的21款APP,包括今日头条专业版、今日头条探索版、内涵段子、内涵 段子专业版、内涵段子视频版等差异性不大,很可能因为重复而被下架。

第二类是低价值的App,如“Cristian Teixeira”旗下800多款应用都被下架,这些App都是从今年1月上架的,每天都有数款App上线,这被苹果认为是质量不高、低价值的应用。

ASO优化服务风靡

根据苹果WWDC官方数据,65%的用户通过搜索来下载App。搜索入口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通过搜索下载App的用户倾向于成为App的深度用户,留存、付费转化率更好。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近年来ASO优化(搜索优化)服务在国内风靡。

正规的ASO搜索优化主要通过对苹果应用商店数据的抓取和应用市场规则的解读,来提升应用在App Store中的搜索结果排名。通过对苹果商店长期的数据收集和积累,依靠大数据分析研究苹果商店排名算法和搜索规则,提升APP的搜索覆盖和曝光,从而增 加自然曝光位,达到提升下载量的目的。

例如一款定位于女性用户的电商App,在美国区应该选择女性用户较多的Tinder等类似社交产品作为关键词进行优化。在国内可以选择美图秀秀等美图产品作为关键词进行优化,背后就是基于对海内外大数据积累的分析。

除了提交多个相同APP外,为了维护App Store内部环境,苹果会不时调整算法,改变排名规则、锁榜等方式来应对不法手段操控APP排名、评论和搜索索引等违规行为。其中最易遭遇下架处罚的是假量刷榜、诱导用户好评行为。

苹果对用假量刷榜、刷好评的行为打击力度较大,轻则人为降权,即榜单排名或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突然大幅下降。重则封号,被封号的开发者无法使用这个 账号提交App,同时开发者一年内也不能再次申请苹果开发者项目。2015年12月,苹果就曾一次性降权200多款涉嫌此类违规行为的应用。

“流氓式”ASO

虽然面临极大的下架风险,但铤而走险者不在少数,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非正规化的ASO优化服务已经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他们利用排名算法漏洞,通过人为操作,让APP在苹果商店排行榜上升。

在淘宝上搜索“APP刷榜”共有480条结果,卖家主要提供iOS和安卓各大应用市场的APP下载量和好评量的刷榜,有的月销高达22万笔,强调“真人好评”、“效果稳定”,且保证“绝对不会被发现,更不会遭到惩罚。”

不同市场的刷榜价格也有所差别,例如在iOS中,模拟机刷0.8元一个,100个起刷;通过关键词真机下载1.8元一个,50个起刷,评论2.8元 一个,10个起做。针对用户具体要求,卖家可以根据量级不同做相应的分析,并推荐不同打包产品,同时可以以“技术服务费”、“网络服务费”名义开具发票。

由于苹果和安卓的市场规则不同,针对苹果的刷量需求,主要采用人工真机下载,利用积分墙付费给真实用户完成下载任务。当记者提出苹果一直严打积分墙操纵一事,是否会遭遇下架问题,卖家则回复,“积分墙发现不了,再严打也没用,因为都是真用户。”

安卓市场的刷榜、刷评论则更易操作,30元就可以获得1万下载量,好评1元一个。“安卓市场的刷量和真机刷效果是一样的,真机刷的成本比较大,没有必要做真机的。”因此,针对安卓市场多数卖家都采用模拟机刷的方法。

在创新工场投资经理孙志超看来,刷榜也分阶段,从2011年早起的粗暴注册账号下载,到2013年后基本靠积分墙、广告、推送、下载礼包、人肉流水 线,甚至盗用ID等种种做法。“这个行业的变化永远是按照有人试出方法到更多人学会降价,到要刷榜客户越来越多的涨价,再到频繁被封的萧条期,再进入下个 循环。”

这也反映出当前APP的生存困境,根据ASO100发布的App Store(中国区)2016上半年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累计上传到App Store的应用总数已达2,187,260个,中国区新增应用总数约29.3万,较去年上半年同比增长约29.6%,App被下架的总次数约为328万 次。

虽然一款好的APP会经时间来验证其品质并给出答案,但在生存需求下,刷榜成为很多应用开发商的无奈之举,最后出现的恶性循环是:应用开发商“人(用户)钱两空”,第三方刷榜公司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