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O2O启示录:互联网+改造汽车后市场 - APP开发资讯 | 北京app开发公司-北京亿点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专业的手机app开发定制服务_开发一个app多少钱_安卓app开发_app外包_手机app软件开发_app制作费用_app开发流程

北京App开发公司亿点时代
致力于专业的App开发定制服务

停车场O2O启示录:互联网+改造汽车后市场

钛媒体注:汽车后市场的O2O一端解决线上的信任,另一端整合线下,让服务互联网化,由于线上提供的服务为非标品,要产生信任需要时间的磨砺;线下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市场,这个群体拥抱互联网的积极性并没有那么高。

 

尽管如此,汽车后市场仍有大好的创业机会,互联网改造的余地较大,玩家有耐心和资金去培育市场,会出一些优秀的创业公司。欲知更多详情,来看钛媒体记者郭娟带来的案例分析:

 

汽车后市场看似一个庞大的市场,但是O2O的整合难度比较大。

 

从一辆车的使用环节来细分:养护、洗车、车险、维修、停车等都有互联网改造的可能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创业者向记者吐槽,汽车后市场的 O2O一端解决线上的信任,另一端整合线下,让服务互联网化,由于线上提供的服务为非标品,要产生信任需要时间的磨砺;线下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市场,他组 织过多次培训,但是这个群体拥抱互联网的积极性并没有那么高。

 

他最后总结:“汽车后市场仍有大好的创业机会,互联网改造的余地较大,玩家有耐心和资金去培育市场,会出一些优秀的创业公司。”

 

巧合的是,近日接触到两个停车场互联网+的创业案例,从一定角度印证了汽车后市场互联网化的难度。按理说,停车场的互联网机会远比汽车的养护、洗车、维修的机会大:

 

第一,停车互联网项目是一个高频刚需的应用,只要开车出门,几乎每天都会有停车的问题。

 

第二,停车场数据化是智慧城市的组成部分。近日,上海市政府发文,要求到2015年6月30日前,所有上海市的停车场数据要送到政府部门,以缓解停车矛盾。

 

第三,停车场的收入是一个不菲的项目,对停车场管理者(小区物业、商场管理方)来说,是增收的来源,同时,粗放化的管理让停车费在某些环节产生跑冒滴漏现象,如果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达成精细化运营后,能把这部分损失捡回来。

 

在这样大好的机会里,却在2015年7月传来一个信息:一家叫做萝卜停车的创业企业宣布停止运作其项目。9月底,记者接触到另一个西安的企业叫艾润物联,他们的产品叫停车王,做的事情与萝卜停车一样。

 

不同的是,艾润物联是从硬件角度切入,萝卜停车是纯互联网的创业公司;艾润物联的解决方案是道闸搜集停车数据,以掌握每一个停车场实时的停车、 车位情况,萝卜停车则先经历了人工计数,到道闸数据化方面转变;艾润物联的数据存在云端,能实时、在线、远程地运营和维护地面停车场,萝卜停车在创业失败 的前夜总结出这个行业成功的公式:硬件研发+SAAS系统……

 

这两家企业的创始人切入角度不同,却殊途同归地发掘出停车场O2O改造的一些共同规律,下面来一一梳理:

 

一、创业动因

 

萝卜停车:2014年初开始创业,创始人叫肖遥,此前在北京开车觉得停车很难,由此萌发了创业的想法。

 

停车王:2008年开始创业,创始人王林祥。此前,学自动化控制的他做了一家系统集成公司,接到英国阿伯丁的一个智慧停车场项目,“交货”时不 被客户认可,随后按照客户的意思进行改造,当时英国的人力成本很贵,原方案的设计需要安排人工去现场管理,而且阿伯丁的车辆密度并不是那么大,客户认为没 有必要在线下安排人工,他们要求王林祥通过架设计算机、网络等,以便实现远程监控、自动收费即可。回国后,王林祥认为这是智慧停车场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是 开始着手这个项目。

 

二、产品的演化逻辑

 

1、萝卜停车:

 

对于这个纯互联网的创业团队来说,萝卜停车对于产品的摸索比较曲折。

 

肖遥通过百度高德等搜索北京停车场的地图信息,发现准确率在60%,于是开始了线下数据的搜集。

 

一开始他们找到了停车场保安,通过微信公众号的方式,每半个小时上传一遍停车场的车位情况,随后发现保安这个群体的流动性很大,而且物业并不支 持这项工作,随后改为创业团队去线下搜集数据,2014年5月到10月,萝卜停车的创业团队白天去北京的各个停车场,晚上回来录入数据库。

 

后来,肖遥觉得停车场数据的搜集应该依靠道闸计数,于是与道闸生产厂商谈合作,并不太顺利,后从物业那里得到突破,这样一个纯互联网的团队,开 始了硬件智能化的探索,肖遥透露,从那时起,不懂硬件技术的团队开始自研,在天津设置了一个实验基地——云停车进行测试:将微控制板与摄像头封装在一起, 连接3g或者网线,实现用户app下单预定,到现场自动拍照识别、开闸进入,离场时移动支付,最后还整合了支付功能进去,停车过程开始变得流畅。

 

肖遥最后总结:“做停车必须有数据,有数据必须做硬件。”

 

2、停车王:

 

从打算上线智慧停车项目后,艾润物联便开始对停车场的现状进行调查,他们发现,停车场的信息化基础很薄弱,而没有信息化基础,加互联网的难度就更大。

 

停车场管理最原始的方式是人工记录,人工收费;进阶的方案是IC卡+一台计算机辅助管理;第三种是自动的车牌识别,虽优于前两种方式,但数据没 有实现互联互通,割裂存在。经过与西安当地的一些企业合作试点,停车王最后摸索出一套停车场的互联网产品逻辑,提出停车场4.0的概念,以解决所有停车场 现存的主要问题:

 

一是淘汰IC卡的方式,出入口全部用车牌识别技术,用道闸计数。

 

二是在停车场里的各个硬件中加入嵌入式系统开发的芯片,包括摄像头、道闸、收费员的PAD端,硬件智能化是第一步,同时实现互联互通,一旦有车驶入停车场,摄像头识别信息传输到指挥中心,道闸开闸,车驶入,系统开始计入车牌信息,开始计时。

 

在一些复杂的楼宇里,例如shopping mall,则开通卡券功能,商家结账之时自动将已购物车主的信息输入系统,车主购物完成后直接开车离开。

 

王林祥说,嵌入式系统是一种工业级应用,不受外界环境例如空气湿度、温度的影响,且安全,很少出现被黑客入侵的现象,“手机也是一种嵌入式系统,智能手环同样是,它最大的不同是专门服务于某一项应用的系统,且只实现某种专用功能,这样能让硬件之间的连接更快。”

 

三是引入支付功能。车辆在启动阶段,系统已提前知道哪辆车要离开,预先判断车主类别,长期停车?临时停车?如果是临时停车,车启动,费用计算便开始,车驶到出口,直接缴费出去,如果车牌信息中绑定银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信息,则直接驶过道闸。

 

三、线下整合的难度

 

1、萝卜停车:

 

肖遥认为,平台O2O的玩法是看能不能调动需求端和供给端,其中供给一端,他总结为“产权越简单,调动的效率越高,沉没成本越高,调动的积极性越大(比如Uber 和Airbnb)”。

 

停车场O2O的供给端是当然是停车场,但在我国有一个普遍现象,停车场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是分离的,例如在一个居住小区里,停车场的所有权为开发商所有,经营权属于物业公司,物业公司还可能将经营权外包,这样加重了商务谈判的难度。

 

他认为,停车场O2O的创业必须有两个要求:BD能力和硬件基因。

 

2、停车王:

 

王林祥在整合线下时也遇到难处,许多硬件设备是停车王去搭建的,有些甚至是免费,例如与某房地产公司的合作,就是这种方式,但是每开一次道闸,产生收费行为,艾润物联都可以从中抽取费用,这样做转嫁了物业公司前期的投入,也给停车王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

 

王林祥同时认为停车场的互联网化是B端的生意,“停车服务参与到合作企业的商业流程中,这对增强黏性有好处,最终的用户体验是C,但通过B端实现合作,则让合作更为稳定”。

 

四、停车场O2O到底能长多大?

 

表面看,停车场O2O是一个高频刚需的项目,但是用户真正的需求在于目标地点能够及时找到停车位,多数用户每天都会在固定的地方停车,因此,会 选择包天、包月或者包年的方式来省钱。根据萝卜停车的监测,用户除了想停车时会打开这个应用外,其余的时间是不会去主动打开APP,因此,他建议,这样的 应用应该整合到相关的平台上去。

 

此外,“更便捷的移动支付、预约免排队进场,要满足这些需求一定要打通硬件”,肖遥总结。而王林祥认为,停车场O2O最大的价值在于数据的互联 互通。他举了一个西安的例子,西安本地的一个写字楼临近居民小区,白天上班,写字楼停车位爆满、居民小区的车位有大量剩余,晚上下班,写字楼停车位走空 了,居民小区却没地方停车。

 

当这两个小区同时用了停车王的服务时,车位信息开始互联互通,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白天,写字楼的车可往小区空位去停,晚上,小区的车往写字楼来停,信息的互通实现一位多车,既提高了停车场的利用效率,又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停车难问题。

 

萝卜停车的肖遥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错峰使用的商业逻辑是存在的,小区地库的白天和商场地库的晚上,根据不同时段的车流量,设定弹性价格并推送给附近的车主,只要价格杠杆撬动作用足够明显,是可以运作的。”

肖遥同时认为,要达成错峰停车,必须是某个停车O2O公司在某个城市有足够的覆盖面才有意义,覆盖越多,用户体验越好,但这样就会形成某个城市的垄断企业。而王林祥用4G信号的铺设做比喻,他认为,停车场要提升服务,就要铺设更多的网点。

 

萝卜停车于今年7月停止运营,原因是这个领域的冷启动时间过长,且他的团队是一个纯互联网的团队,没有硬件基因。停车王仍在运作中,并于今年7月成为上海市政府整合停车场数据的中标企业。停车王是王林祥的第二次创业,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